摘要:通过摄影的媒介,经由这些摄影师的作品,我的确看到了一些非常真实的温州片段,这里面也蕴含着摄影师对于他们所在城市的认识和判断,以及摄影师在他们的城市生活过的样子。

展览大海报        极尽繁华的丽水摄影节毋庸置疑的落幕了,摄影节之后对“看不懂”言论压倒性的批评也毋庸置疑的结束了。这个世界总是那么的毋庸置疑,如日头的东升西落、四季更迭,如人的生老病死,一切都是那么的毋庸置疑。

那次摄影节实际上我在丽水只待了很短的两三天,基本在应付策展和展览开幕后的事务,很多朋友精彩的展览都没有看,过展厅而不入,有点像闻够了厨房油烟的厨子再也没有胃口上桌享用美食了。

风面直播

我记得那一天做完“风面”的视频直播之后,天色已晚,我对大门(展览学术主持)、罗静方(参展摄影师)说:“我们去展场再转一转吧。”因为我们第二天就要走了。我用相机将展场最后扫视一遍,我说:“我们拍一张合影吧。”于是我们三人就在展览的前言展板前拍了一张合影。说实话那时候我的内心有一种空荡荡的失落感。抛家舍女精心策划了几个月的一个大展览,如同孕育十月的孩子,即将遗落在我的身后。后来有策展人打趣地对我说,多策展几次就没有这种感觉了,但我享受这种初次孕育的喜悦和空洞感。

前言展板前合影(参展摄影师罗静方、策展人陈有为、学术主持大门)

首先,这一次由我策划的看见温州温州摄影师17人群展,是一次摄影新姿态的宣示。不仅是我所在的这个城市——温州,可以说整个中国的摄影生态实际上是大同小异的。摄影在绝大部分手里有相机的人那里,它只是一个审美的工具,当然这个审美是小审美,摄影成为一个拍摄美好物件、优美风光的工具。电脑合成技术愈加发达之后,他们将这种审美推向“登峰造极”,营造出这人世间不会有的色彩,人类经验之外的画面。当然有一部分人由于对摄影认知的欠缺,他们满足于摄影的这项功能,当然对于绝大多数的摄影爱好者来讲这也就足够,摄影成为一种让人更加快乐或让人更加雅致的工具,也成为一些老年人养生健体的一个理由。这是第一种。

    第二种摄影人对于摄影的可能性有一些认识,然而他们苦于没有办法。因为人处在一个糟糕的环境中,很难变得出类拔萃。人与生俱来的从众心理和习惯于庸众的欢呼,这是难以避免的。所以有一部分人,他们意识到他们所做的令他们不满足,他们盼望着转轨、盼望着做一些更有意义的摄影实践,然而他们难以提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大地,这一部分人是最艰难的。这也是这一两年各种的摄影培训、摄影知识付费、工作坊兴盛的原因所在。然而这一部分人也是摄影新力量潜在的资源。

    还有第三种的摄影人,这些人的年纪基本上偏大,他们固守着旧认知的优势。他们对于摄影新的可能、新的知识并未毫无察觉。因为在这样一个获取信息无限便利的时代,他们不可能看不到摄影新的可能性,更多认知的领域,但他们又害怕失去他们原有认知的优势,而预感在新的领域会处于尴尬的境地。所以这一部分人“他们可能受困于强化他们认识偏见的茧中”。

    我罗列的这三类人基本上描述了基层摄影人的诸种心态或者说生态。然而今天的摄影不仅仅是他们所呈现的那样。摄影作为一种美化这个世界的审美的工具,这是第一种。第二种,摄影被视为一种媒介,我们通过摄影去观照这个世界,去思考这个世界,去对世界发言。当然摄影还有第三种的可能,就是摄影和图像作为艺术家艺术表达的手段,这是一个更高的层面。所以我这次策展的核心理念就是要把摄影当做一种观看的媒介。展览最初的命名叫“看温州”,实际上我在这里还留了一个小小的包袱。“看温州”,一是把摄影作为一种媒介;二是希望大家能够通过这次展览,看到温州也是有一批这样的人,他们是如此做的。

972

大海报成为观展者的合影背景2

观展1

省摄协领导现场指导

我所在的单位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我在摄影上做了些什么,或者说我是否跟摄影有一些关系。我和摄影家协会也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,我和摄影师个体保留着良好的私人关系,但我并未经常性的参与他们的活动,因为我预感到我会极大的水土不服。因为我所主张的摄影的态度、摄影的姿态并未成为这个团队主流的意识。然而我觉得已经到了需要去宣示这种姿态的时候。这是触发我去策划这个展览最核心的理由之一。   

其次,这次展览也是摄影新力量的一次集体展示。在我所在的温州这个城市,我的摄影虽然缺乏一种大面积共享的交流,但我的身边并不缺乏单个的怀抱着摄影理想的摄影师。这些人单打独斗,或在他们的团队也是属于这种“人格分裂”、非主流,但我知道他们在悄悄的做着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。所以我希望能够有一个舞台让他们真正的去绽放一次。

    我策划的这次“看见温州——温州摄影师群展”,包含17名参展摄影师,其中一部分摄影师,我首先看到他们的照片,然后我再去联系他们。到后来我才意识到201717位摄影师,当然这只是一个数字的游戏,然而我觉得17个已经能够足够的表明温州存在这样的一个群体。这17个人的作品都灌输了一种以摄影作为媒介的摄影理念。我们通过他们的镜头,的确看到了温州的农村、温州的城乡结合部、温州的城市,看到温州的大街,看到温州的家庭,看到温州人跟人之间的关系,看到温州未来某种走向的可能。这是促使我把整个展览的主题由“看温州”改成“看见温州”的理由所在。

通过摄影的媒介,经由这些摄影师的作品,我的确看到了一些非常真实的温州片段,这里面也蕴含着摄影师对于他们所在城市的认识和判断,以及摄影师在他们的城市生活过的样子。我的后半句话可能没有受到更多人的重视,很多人只是看到通过摄影的媒介来反映温州的现实、反映温州存在的一些问题。实际上我更想说的是,我们通过摄影的媒介,我们去记录这样的现实,而现实作为一面镜子来反照摄影师他们的样子。摄影在记录社会的同时也在记录摄影师个人、创作者个人。摄影改变了我们观看世界的方式,而这种观看的方式又会改变我们。

展览开幕前几天的深夜我还收到过一些电话,他们对我这个展览的命题表示了不解,他们的问题极其简单和鲁莽。他在质问我:“难道你看到的温州就是这样的?”他们言下之意,我没有看到温州更为华彩的一面、荣光的一面。这就像很多年前我的朋友来质问我:“为什么你的文章总是充满着忧虑?为什么不去写更欢乐的、更滑稽的,甚至更可笑的东西?”我说:“记录这个世界如同工厂不同的分工,我只是做一块我感兴趣并且我也擅长的领域。去写那些更欢快的文字会留给另外的人去做。”我终于还是坚持了自己的观点。在这次策展中,我坚持了一些东西,也妥协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 第三,通过这一次策展我和这17个人的相识,我收获了感动,也可以说这是我这一次策展最大的一个收获。为了这次展览的诞生,不仅仅这17个人,还有更多的朋友为这次摄影展览尽可能完美的呈现,给予了无私的、踊跃的、令我动容的援助。我和这17个人中有将近一半的人有一个从陌生到相识、到熟悉、到相知的过程。17人中有过半的人没有过大展的经历。整个策展的过程虽然是基于同样热爱的摄影领域,但策展过程也碰到一些波折和不理解。然而通过反复的沟通,我们终于达成了一致。这一次策展是我对这17人的深入理解,也是对当下摄影生态的一次深入调查,我从中收获了许许多多的感动。策展人是整个展览的精神核心,但有时候也要做好一个保姆。要知道在很多的地方,有史以来,实际上还是缺少策展人的概念,很多人认为展览只是把照片贴到一个平面的墙体上,对于策展的意义和价值还缺乏认知。这次比较成功的输出了策展的概念。这次17名摄影师的群展,无形中也使我们结成了一个集体,我很愿意在未来,如果有合适的作品,我们还可以再度的合作。

   2017年丽水摄影节、一个以超媒体时代的影像为主题的摄影节,我们的展览和节会的主题设定有些游离,但我们以坦诚的姿态、朴素地输出了我们的作品,虽然没有得奖,但我觉得我们能够按照既定的设想,达到了既定的目标,我觉得于我就已经是成功了。

_DSC49631111111

感谢丽水摄影节以及各位专家的指导,最要感谢和祝贺的是17名摄影师,我们齐心协力完成了一件我们很珍爱的事情。到今天为止,我们剩下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我们的展览团队相约再聚会一次,为我们这次影展划上一个世俗的友好的句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712月初稿

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